• 荣宝斋(1/9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“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?”凯祥爸爸气急败坏地看着闷头吃饭的我们两个。现在我已经是凯祥家的常客,和凯祥爸妈混熟了,他们都很疼我,把我当成自己女儿看待。

          北京的案子终于尘埃落定,冰冰妈妈被判了有期徒刑十年,冰冰表姐因为是从犯判了七年。至于那两个帮凶,都判了四年。宣判当天我静静在旁听席看得林秀婷一脸死灰,她几乎是木然地在听关于自己的宣判词,听说她自从抢救室出来之后每天不言不语,完全过着如同活死人一般的生活。冰冰表姐情绪激动,拼命推搡林秀婷说全是她害的,最后可以说是被狱警拖拽了出去。

          林家齐现在和冰冰一起回到上海,他因为上次的伤直到现在右腿还是瘸着,每天一拐一拐去给妈妈上坟,意志非常消沉。冰冰倒是让我非常意外,这个一直过着被人保护日子的大小姐鼓足勇气,承担了赡养父亲的责任。她找了份文书工作,晚上还教小朋友弹钢琴。我曾经提议冰冰到凯祥公司去帮忙,却被冰冰婉拒,她说在发生这么多事端之后自己没脸到汪氏上班。现在偶尔我会和冰冰一起出去坐坐,请她吃个饭给她买些东西,凯祥父母也会间或给冰冰送这送那,所以他们的日子虽然不舒适也不至于贫苦。

          我和凯祥登记已经两个月了,因为觉得没必要,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他家里人。过年的时候八姑六姨都在凯祥妈妈的引见下认识了我,连夸我漂亮,打听什么时候喝喜酒。从来不知道可以有这么多亲戚,我看到这么多人简直快昏过去了,想起结婚亲戚朋友同事一大堆的乱劲就腿肚子打颤。我和凯祥合计了一下,两个人决定不办酒,损失点红包,省得变成猴子被人参观整晚。凯祥找熟悉的朋友给我们拍了些艺术照,我也没穿影楼的衣服,就穿着凯祥买给我的婚纱在家里和桔梗花丛中照了些像。结果卉翎看了说反而不落俗套,比较雅致。现在我和凯祥住在他家,不过爸爸和妈妈老大不愿意,总是唧咕让我们搬去和他们一起住,说家里房间太多,少了人空荡荡的。

          “凯祥啊,这事我和你爸爸同一战线啊!”妈妈做小鸟依人状表现和丈夫同仇敌忾。

          凯真镇定地喝了口汤,表情有那么点幸灾乐祸。

          “哥都没结,我急什么!”凯祥坏坏一笑。凯真变了脸,沉着脸瞪着他。我捧住碗低头闷笑。这是他们家现在每两天就会上演的世界大战的开端。

          “今天我才不上你当,凯真的事情我已经专案处理!家门不幸,怎么有你们两个这么不急着结婚的儿子?你们想败坏我名声到什么时候?昨天一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